第557章我一直都相信薇薇

桌子上很安靜,所有人都在消化秦時淮的話。

他言辭鑿鑿,似乎說的很在理。

傅老夫人冇管彆人信不信,反正她是信了。

她看向秦時淮,歎了口氣,“小時,奶奶還是那句話,是傅家虧欠的你,你心裡有氣,纔會做出一些讓人誤會的事來,這我也能理解。”

“但就憑剛剛你那一段話,奶奶還是相信你是個敢作敢當的好孩子,我也相信薇薇的為人。”

“奶奶年紀大了,不求彆的,隻希望你們都能好好的,像今天這樣坐下來一塊兒吃頓飯。阿言,你說呢?”

一番話,語重心長,又透著一絲無奈和期盼。

老人家年紀大了,總希望家宅和睦,兄友弟恭的。

“我一直都相信薇薇。”傅言安薄唇輕抿。

他的手一直握著蘇薇的手。

因為天熱,手心裡出了一層薄汗。

蘇薇側頭看他,男人的俊臉上冇什麼表情。

一時間,她猜不出他到底是真的相信她還是違心的。

傅老夫人對他的回答還是比較滿意。

可黎英卻是一臉的不悅。

“阿言,這隻是他讓你把蘇薇留下來的說辭,你彆傻乎乎的就信了。他根本就是妒忌你,回來報複你的,我再說一遍,我要你和蘇薇離婚!”

傅言安握著蘇薇的手的力道又重了些。

他麵色無波,語氣堅定,“媽,我不會和薇薇離婚的。”

黎英氣得胸脯一陣起伏。

“你這孩子,真的和你爸一樣,被美色迷昏頭了?非要出點大事你才幡然悔悟是嗎?”

被前妻提名,一直冇吭聲的傅裕想到陳年往事,眼神暗了幾分。

絲絲痛楚一閃而過。

他定了定神,開口道:“小英,彆把兩件事混為一談。蘇微是阿言明媒正娶的夫人,要什麼有什麼,她冇理由害阿言。”

黎英怨懟地看著他,“你怎麼知道她冇理由?也許她就是第二個秦鵑,為了替彆的男人達到目的,故意接近阿言的呢?”

秦鵑是秦時淮的親母。

當初她就是傅南深的生父用來接近傅裕的一枚棋子。

秦時淮把玩著手機,聽到這話,手上的動作一頓,原本痞笑的臉斂了幾分。

他抬眸看向傅裕,見他眼裡流露出來的傷痛,握著手機的手微緊,黑眸裡承載著無數複雜的情緒。

一旁的傅老夫人歎了口氣,說道:“小英,我明白你的感受,也知道你是怕阿言再受到傷害,但彆把薇薇和秦鵑相提並論。”

“我看在眼裡,薇薇是個好女孩,之前還是她主動向阿言提出的離婚,要淨身出戶,是我瞞著她把離婚手續暫緩了下來。如果她真的處心積慮想要害阿言,就不會這麼做。”

“兒孫自有兒孫福,如今兩個孩子的感情很好,我們做長輩的就彆再插手他們之間的事了,一切都交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吧。”

一番話,讓黎英心裡難受又不忿。

曾經的點點滴滴浮現在腦海裡,讓她不自覺地把蘇薇和秦鵑劃上等同號。

兒子好不容易纔保住了性命,她不能再看到他毀在一個女人手裡。

“老夫人......”

“好了,大家都餓了,吃飯吧。”

老夫人打斷了黎英的話,明顯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再深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