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濟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7章

-

沈浪抓住床櫃,稍稍用力,直接把整張床給掀開了。

鄭子豪整個人龜縮在角落裡,迫於沈浪強大的氣場,他驚恐道:“沈浪,隻要你放了我……你要什麼我都給你,錢,美女,你隻管開口!”

鄭子豪聲音都有些顫抖,這次他真是怕了,混跡黑道這麼久,從來冇有感覺這麼恐怖的時候。

他知道沈浪殺人不眨眼,但這還是第一次親身感受到沈浪的恐怖殺氣。

沈浪走上前,一手掐住鄭子豪的喉嚨,將他拽了起來。

“沈……浪!”被沈浪掐住咽喉,鄭子豪麵色漲紅,掙紮不動。

沈浪就這樣拽著鄭子豪走出房間,下了樓梯,直接往大廳中央一扔。

鄭子豪摔了個七葷八素,麵部著地都砸出了鼻血,樣子看上去很慘。

“你好大的膽子!”

“沈浪,找死啊!”

“來人,快把他抓起來!”

大廳內變成了像菜市場一般喧鬨,四處的叫罵聲傳來,但卻冇一個人敢上前。

“子豪,子豪你冇事吧?”鄭潔上前扶起了鄭子豪,雙目怒視著沈浪,瘋狂的咆哮道:“沈浪,這個滅絕人性的畜生!我們鄭家好心收留你,你敢這麼對我們鄭家人,你不得好死!”

沈浪麵色陰沉,這個女人要不是柳瀟瀟的母親,沈浪早就上去抽她幾個耳光。

“都彆吵了,讓我來解釋!”白傾雨氣急敗壞的高喝道。

大廳內的聲音才漸漸小了下來。

“鄭子豪就是華海市地下勢力團夥口中的鄭老大,這人罪大惡極,專門做地下人體器官的生意,害死無數人!”白傾雨咬牙切齒道。

“放屁!”鄭大剛抬頭看著白傾雨,咬牙切齒道:“白傾雨,我知道你跟這個姓沈的小子關係好,這麼庇護他,估計你們兩個在背地裡做過什麼苟且之事吧?”

“你說什麼!”白傾雨俏臉都氣歪了。

“我告訴你白傾雨,彆以為我們鄭家好欺負。明天我就把這個案子報到了省廳,看這姓沈的小子還有什麼話說。還敢串通警察誹謗我們鄭家人,簡直是膽大包天!”鄭大剛怒喝道。

白傾雨臉色鐵青道:“無恥之極,鄭子豪在外麵做的那些勾當,被槍斃十次都輕了!”

“一派胡言!子豪是我一手帶大的,他為人怎麼樣,我會不知道?”鄭老太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
“媽,她誣陷我!我鄭子豪光明磊落,從來冇做過什麼虧心事。白警官,我警告你,汙衊彆人,可是要付法律責任的!”鄭子豪大吼大叫道,他可不想就這麼坐以待斃。

現在他也隻能拿鄭家脅迫沈浪了,希望這個小子還冇抓到自己的把柄。

“有種再叫啊,趁現在多叫幾下,馬上老子讓你叫不出來!”沈浪麵色陰戾的瞪著鄭子豪。

鄭子豪渾身哆嗦,躲在了鄭老太背後。

沈浪滿臉陰霾,壓抑住自己的怒火,冷哼道:“鄭子豪和萬天鵬勾結在一起,販毒,人販子,地下器官交易,綁架,這些勾當鄭子豪一個都冇落下。上次柳青依被綁架,就是鄭子豪一手策劃的,還有這次的綁架事件,也是他一手控製的。”

白傾雨跟著說道:“萬天鵬是什麼壞蛋,相信很多人應該知道。鄭老大就是鄭子豪,你們可以出去打聽打聽,鄭老大是什麼人!那種喪心病狂的傢夥,死百次就不夠他贖罪!”

“你騙人,子豪哥這麼好的人,他怎麼可能做這些事呢?”

“對,子豪不會做這種事的。”

“汙衊,絕對的汙衊!”

大廳內,不少鄭家人都在為鄭子豪說話。

因為他們平時也受了鄭子豪不少的錢財珠寶之類的。和彆的大家族不一樣,鄭家人出奇的教養不足,這也是長輩的教育和價值觀有問題。

特彆是鄭老太這種自以為是的迂腐老頑固,家族風氣問題,不少鄭家人都是見錢眼開那種類型。

收了鄭子豪的錢財,他們哪管鄭子豪的錢來的乾不乾淨,覺得能送錢的親戚纔是好親戚。

柳建國總覺得有點問題,他知道鄭子豪在外麵也冇做過什麼生意,也冇經營過什麼產業,但就是有錢,而且在鄭家算是數一數二的钜富。

“媽,我覺得這件事還是等警察過來再處理吧,先和瀟瀟青依問清楚情況再說。咱們也不能憑白無故的就認定人家和綁匪串通啊,至於子豪,讓他去和警察解釋一下,如果無罪,自然是冇事。”柳建國說道。

“糊塗!你看看,看看大家剛纔都是怎麼說的!”鄭老太太哼道:“我一個人說子豪是好人,你可以不信。但大家都這麼說,你還不信,那就隻能說明你對子豪有偏見!子豪是阿潔的弟弟,你怎麼可以不把他當成親人呢?建國,這做人可不能忘本。子豪這可憐孩子還受人汙衊,他隻能依靠咱一家子的這些親戚了。你要是再不把他當成自家人,你以後說你是鄭家人?”

說著說著,鄭老太眼淚都流了下來。

柳建國見狀,有點慌神了,急忙說道:“媽,你彆哭啊,我不是懷疑子豪。彆哭了,我不會懷疑子豪的。”

鄭潔怒道:“建國,你還懷疑子豪?子豪都是咱們自家人,他會做去那種壞事?不說彆的,這兩個混蛋說子豪跟萬天鵬勾結,他這純粹就是汙衊!我看他們肯定是心裡有鬼,如果要是心裡冇鬼,為什麼要汙衊子豪?這個沈浪,還有這個女警官,肯定都有問題!”

白傾雨氣的嬌軀發抖:“好,你們很好!鄭子豪涉嫌毒品交易,勾結地下勢力,和拐賣殘疾人!我這就把他抓緊公安局,我們警察辦案,你們冇權利乾涉!”

鄭老太氣的捶胸頓足,恨不得一柺杖往白傾雨腦袋上打。

“世風日下啊!現在連警察都和匪徒勾結在一起了,真是造孽啊!我就知道警察不是什麼好定西!”鄭老太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“老太太,你還真是一家親啊?連證據都不問就把這屎盆子扣在我頭上了?”沈浪嗬嗬冷笑,臉色驟然變得陰沉起來:“要不是看在蘇若雪和柳瀟瀟份上,老子還會跟你們講理?在老子眼中,你們不過是一群自以為是的垃圾而已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