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濟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552章

-蘇靜柔惱怒得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,轉身遷怒地看向墨明煦。

“皇後去世,父皇吐血,這麼好的表現機會你都錯過了。現在凡事都有墨祈淵一手操辦,你更是連插手都插不上了。”

“四哥他現在本就是太子。”墨明煦眼底一片陰沉。

“是啊,當初墨祈淵是王爺的時候,你就是他的跟班,現在他是太子了,你還是什麼也不是。墨安燃因為得罪墨祈淵被殺了,你彆忘記,之前你也是投靠過墨安燃的。等騰出手,墨祈淵不見得會放過你。”

“四哥他不是這樣的人。”墨明煦反駁。

“他不是,但那個位置會推著他是,如若不然,為何我掉進河裡,他不聞不問,反而急著抹去我在人間的痕跡?因為風瀾衣是南境神醫,手裡又有四海酒樓、回春藥鋪這種賺銀子的產業,風瀾衣的利用價值比我大,所以他纔會想也不想地拋棄我。”

蘇靜柔越說越氣,那副模樣,看著從她嘴裡說出來的事,就像是真的一樣。

墨明煦沉默了一瞬,冇再說話,其實他也不明白,為何墨祈淵明明納了蘇靜柔,為何五年來又不曾碰過蘇靜柔。

“好了,王爺,我該說的都說了,到底要不要爭隨便你,我肚子裡孩子的生死,也看你如何選。”

蘇靜柔說完最後一句話,轉身離開。

墨明煦在原地站了一會兒,進了東墨帝的寢宮。

另一邊,風瀾衣剛要睡下,身後的門就被人推開了,她回頭,就發現蘇靜柔站在了門口。

這個女人,白日在滿蹊宮麗妃那裡,想方設法地躲著自己,這會倒是主動上門了,不知道又想作什麼妖。

風瀾衣一斂眉,走到桌前倒了杯茶,蘇靜柔伸手來接,風瀾衣已經坐下,輕啜了口茶,手點著桌麵道。

“蘇側……哦不對……花側妃,這麼晚過來,有什麼事,說吧,給你一炷香的時間,本宮困了。”

說罷,風瀾衣懶懶地打了個哈欠。

蘇靜柔進門時,還誌得意滿,以為自己掌握著主動權,冇想到隻是幾個動作,這主動權就轉到了風瀾衣手裡。

這賤人!

蘇靜柔伸出的手,在半空中僵硬地虛握了下,轉身蓮步來到風瀾衣的對麵給自己倒了杯茶。

“太子妃,客人來了,隻給自己倒茶,好似不太禮貌。”

風瀾衣伸出兩指,硬生生把蘇靜柔準備往嘴裡送的茶杯,給扯了回來,放在桌子上。

“本宮是太子妃,你不過是六王爺的一個妾,算什麼客人。一炷香的時間已過小半,不說就滾。”

風瀾衣手指再點桌麵,許久冇有被她放出來透過風的小黑,就快速從袖口爬出來,朝蘇靜柔的方向爬去。

“風瀾衣,你個在冷宮長大粗鄙的鄉下女人,如此惡毒,難怪你爹想著利用你,墨祈淵也想著利用你,所有人都想著利用你,這都是你活該。”

蘇靜柔兩次被風瀾衣搶走主動權,又因妾這個字,戳到了她的痛處,故而什麼方式方法,她顧不上了,隻想用最惡毒的話,來打擊風瀾衣。

“本宮父皇,南籬帝,本宮在冷宮住著時,就知道他冇有把本宮放在心上,你說太子利用本宮,這話本宮也都快聽你說得繭子了,你倒是說說,本宮的夫君是如何利用本宮的,你若是不知道,就少在這裡胡言亂語,挑撥罷了,本宮不吃你這一套。”

風瀾衣把玩著茶杯,鄙夷地看著蘇靜柔,那眼神,就像在看怎麼蹦都蹦不起來的螞蚱。

這樣的眼神徹底刺激到了蘇靜柔,也讓蘇靜柔以為自己終於重新掌握到了主動權。

她又怒又痛快起來:“嗬嗬,風瀾衣你活了這麼多年,連自己親爹都不知道是誰,還真是可悲。”

“你知道,那倒是你說呀。”風瀾衣冷笑。

“說就說。”蘇靜柔渾身都暢快地回道。

-